玖铭银杏

你在对谁抱有期待。

《Alone》  白小乔

  Chapter 2


◎猎魔人白×魔女乔

◎大概是半价空设定

◎ooc


       这是一个繁华而黑暗的时代,贵族沉醉于海盗和金银财宝的传说浑噩度日,人们的喧嚣和酒精铜臭充斥了都城街道。这个时代里,机械和炼金并存,恶龙与精灵同在,使用魔法的女人在黑暗森林中不朽,吟游诗人将英雄的事迹传唱。


       但不论是在哪个时代,天平的砝码总不可能平等。繁荣城邦的周围是走不到头森林,然后一直向前,几乎到了大陆的边缘,那里贫穷村庄受尽了饥饿和怪物的折磨。


       李白不曾知道那样的村庄拥有着怎样的居民,也不知道在生存之余那里的村民有着怎样的故事。他只知道他第一次看到那样的村庄时,并不肥沃的农田被踩得稀烂,矮小破旧的房屋变成了废墟,只有半边围墙和烟囱立在那里。废墟上燃着火,还有一些红褐色的东西凝固在上面。


       这里受到了恶龙的袭击,那种龙类狂暴而充满破坏欲,企图从人类居住地的边缘一直向中心入侵。这是王国第三次接到村庄受袭的报告,前两次除了信使,全村无人生还。


       李白就是在这里遇见小乔的——她是村庄里唯一活下来的人。


       他还记得特编军队赶到时,桃粉色长发的小姑娘站在灰烬里愣愣地望着天空,没有哭也没有慌张,人群接近时也只是安静的看了过来,仿佛被丢弃在废墟里的人偶。


        “我是乔家的小女儿,名为婉,是擅长使用风系魔法的魔女。”


        那个小姑娘扯着衣角这么告诉他。她知道他是猎魔人,是王国临时招募编凑起来用来处理魔物特殊事件的“军队”,但他和其他猎魔人不一样,他没有那么冷冰冰的。她说,猎魔人先生会需要一个加护魔女的。


       李白并没有带上一个蹭饭小姑娘的打算,虽然在魔女的加护下处理完几只恶龙附属后某人表示真香。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小乔说过她是乔家二女儿,可是乔家作为在魔法领域颇有地位的家族,从来没有对外宣称过乔家有过两个女儿,一直以来都只有一个独生女——乔莹罢了。


      “因为家族是不允许双胞胎诞生的…”说起这些的时候小魔女窝在毯子里面,低着头用手搅弄着发尾的小卷曲,脸上没有什么感情的显露,仿佛对于这些事情并无所谓:“对于乔家来说,双胞胎是不详的征兆,虽然至今为止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所以乔家只有一个女儿乔莹——也就是我的姐姐,而妹妹乔婉被托付到了偏远的村子里。她安安静静这样说着,让李白感觉时间仿佛回到了他最初见到她的时候。


       “不过村子里的生活虽然有的时候可能吃不上饭,但是也乐得轻松呀。”小乔眯着眸子笑了笑,笑容明媚,没有丝毫怪怨本家的意思。“夏天的时候森林里可以找到覆盆子和蓝莓,秋天有栗子和榛果,用来做饼干和坚果派都很不错!阿妈的手艺也很棒,我最喜欢了。”


        即使是不埋怨的,但因为所谓“禁忌”和“不详征兆”就被家人抛弃,换作是谁,也不会就此接受吧。所以当城镇中心的古老钟楼发出了属于傍晚的声音时,李白很高兴小乔能拉着他到街角这家咖啡店里坐下。


        但他事实上并不对乔家的故事有什么兴趣,因此只是挨着他的小魔女坐着,撑着脑袋望向窗外,手下搅拌着已经有些泛白泡沫的咖啡,心里想着的还是什么时候去酒馆里来一扎鲜啤。


        “乔小姐知道双生花的传说么?”黑衣人抿了口咖啡后这样笑着发问。


       双生花,并蒂双花,两朵花必将相互伤害相互爱恋,不断吸食对方的精魄才能存活,直到一方生命殆尽枯萎,另一方才得以尽丽绽放。而乔家,自古以来便有着这样的“诅咒”。


      “强大的魔力是需要代价的。”那人像是在讲故事一样,语气有些飘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必然的,乔家生长在血脉里天生优势,只能让一个胎儿完全继承,否则就会出现‘双生花’那样的反噬。所以乔家当初才会把双胞胎的其中一个遗弃,他们以为人为的介入和空间的距离能打破诅咒么,真是天真。”


       李白歪头瞅了眼身边的小姑娘,看见她坐在那里微蹙眉一言不发,面前的甜点没有被动过的痕迹,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您的意思是,我和阿姊之间终究会有一人因为这个诅咒而死是么?而且您刚才说了“乔家天真”,这表示阿姊可能已经受到了诅咒的影响……”沉默之后,是女孩儿唇齿磨咬间发出的声音。李白微微挑眉,不出所料于她的想法。


       ——真不愧是婉儿,从来担心的东西都和别人不一样。


       是了,从遇见这个女孩儿开始,对于认识之人的事情,不管是与她有关或者是无关,她总是优先考虑别人的利益。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过于无私可不是一件好事情,自己的性命总归是该看得重些。


       黑衣人眯着眸子观察着对面的魔女,表情不自觉有些微妙:“……这对于乔小姐来说应该是件好事。”


      “……也许吧。”


     

      夕阳下的城镇沉静而又空阔,橙色与黑的阴影笼罩着,像是催赶人回家一般。马路两旁空荡荡的,只有偶尔飞过屋檐的鸽子发出归巢的声音。


      与黑衣人的会面以魔女的沉默和道谢结束,猎魔人扯扯大衣的边角,没有说什么跟在人背后走了出来。他自然是看得出来的,小乔纠结于自家阿姊的危难境地,但是被本家遗弃的孩子又有什么立场去援助那样无情的家族呢。至少,他是不会让她去的。


       很奇怪,每次在小乔思考纠结如何解决境况的时候,李白从来不会去插足——或者是说,给她什么提议和自己的看法。他甚至不会打扰她,他从来只是安安静静地陪在小魔女的身边,要知道这对有些轻微话唠的李白来说是多么难得可贵。


       但李白也不是把自己放在外人立场上的,他只是觉得,有些心结还是需要让小乔自己解开、自己做出选择。


       他塞了一块水果糖到小乔的嘴里,看她本能反应似的失着神将糖块慢慢咀嚼。这让他觉得有些有趣——像是在投喂什么小动物一样。

 


       “想听我的故事吗。”


       走在身边的女孩儿终于有了反应,目光移过来对上了李白的眼眸,点点头。


       “人们之所以这么害怕和鄙视猎魔人,那是因为——我们都是怪物。”


       普通人类的身体强度无论如何是没办法达到猎魔人这样的,这样快的速度、强大的肌肉力量和非凡的愈合修复能力。因此跟魔物搏斗的,也只能是猎魔人这样的“非人类”。


       “当然也不是说我们不是人类,只不过我们的身体已经被魔法和炼金术改造得不再能被当做正常的人类了。”


       李白冲小乔笑了笑。


       “成为猎魔人的人很杂,有本来就来自于猎魔人家族的,也有因为私人恩怨自愿成为猎魔人的。还有被强迫的和——”


       为了生存下去而成为猎魔人借以谋生的。


       “我是个孤儿,从小也没见过自己亲生父母,被老猎魔人捡到后丢到了培养猎魔人的组织里去。”李白挠挠鬓发,表情并没有与平常有什么差别“没什么,能活下来就好,我也不奢求什么。”


       猎魔人的训练和身体改造都是极其痛苦的过程,想要得到超凡的机体能力可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小乔曾经听别人这样讲过。甚至有些人会去除自己的痛觉神经以方便战斗——用性命搏斗。


      先生对于自己的事情总是轻描淡写。


      小乔这么想着,却也只是一言未发望向远处,不再看着李白那边。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叫我婉儿叫得开心,但从来都不让我叫他白。


 

      小姑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有些不满地抿抿唇,先生这个称呼未免也太疏远了吧…明明叫李白哥哥什么的会更加合适一些…毕竟我们都相处了这么久了啊,作为兄妹什么的也不会奇怪吧。小乔鼓着腮帮,情绪化地踢开了路边的一块石头。


       ……这是,怎么了。


       李白注意到了石子的滚远,低头看眼身边的小魔女凭本能地感觉到这丫头生气了。但就算是实力强悍的猎魔人又怎么会知道小乔脑袋里的所思所想会转变得这么快,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思想斗争一番后,李白尝试着把语气放温柔了,伸手揉揉人发顶开口试探原因。


       “没什么,就是……如果先生能把乔看得更亲密一点就好了。”小乔别过头不看人,想要叫“李白哥哥”什么的,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啊!


       “……”李白听这话郁闷了。自己天天和这丫头呆在一起,给她带食物陪她窝沙发,给她喂糖果带她出去买东西狩猎,工作生活都在一起,就差睡觉在一张床上了这还不够亲密吗。他不由得想起了某位言灵术士的话:‘女孩子的心思你这辈子都别想猜透。’


      “其实也不是啦……”小乔沉默了会儿,然后一句话把李白的胡思乱想扯了回来。“其实阿姊的情况我早就感觉到了,毕竟是双胞胎嘛……”她望着太阳沉下地平线的地方放空思绪“阿姊她应该已经…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因为诅咒。


      “……这样。”猎魔人看着她愣了会儿,片刻后才轻轻这样应了一声。其实他也早就听闻了——乔家未来当家乔莹英年早逝的消息。只是没想到那个黑衣人也没有直接告诉小乔这个事实,大概也是替她着想了吧。


       “所以虽然早有感觉,但是被证实了还是会有些难过…”小姑娘侧头对李白苦笑了笑。“不过乔家今后可能会来找我去做新的当家,毕竟阿姊罹难了便是代表我这个弃子还活着。”


       “我不会回去的,那里不再是我的家了。”


       小乔这么说着,停下脚步转身向着李白弯起唇角:“这样乔就是一个人啦,不知道先生愿不愿意收留一下我这个孤苦伶仃的魔女呢——”


       噗嗤。


      猎魔人被面前的小姑娘逗笑,随手揉乱人头发心情颇好。


       “那你可要跟紧了,不要被落下了,小姐。”


       小乔笑着扑过去抱紧人的手臂:“知道了先生,我敢打包票,魔女不会被落下的了。”




————————


最后瞎逼逼几句|・ω・`)


《Alone》到这里应该就已经完结啦【好少??】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文手所以也就随心写写东西,谢谢各位的喜欢!


以后应该还会零零散散写一些白乔【白小乔】的文的!因为画画很垃圾画不出来就只好写出来了QwQ


一直觉得自己的白小乔有点ooc了!

感谢不介意的各位!QwQ


最后……


我居然赶在一个月之前写完了第二章真是好不可思议啊【你tm?】


不过说白了第二章一半以上都是今天上午半天写完的,所以我这半个月究竟在干嘛只写了这么一点,真是令人深思呢【?】


最后的最后!

希望能和白小乔的各位再次在tag里相遇啦!!


祝愿食用愉快!!♡♡♡


     


【好茶日/朝耀】
赶个末班车!!
一万年没画过耀耀了,好茶日快乐!

我 爱 守 护 天 节

是像素小人的李白哥哥和小乔妹妹!
沉迷摸像素。

是尝试摸的像素女儿

《Alone》白小乔

◎猎魔人白×魔女乔
◎大概是半价空设定
◎ooc

——————

写在前面:

是之前提到过的范海辛白×万圣前夕乔的脑洞!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你咕这么久??】

虽然这么说但是这篇文只是猎魔人和魔女的设定,所以并没有范海辛先生存在什么的|・ω・`)

太久没有更新白乔tag了所以打算把坑填了【?】
因为本身也不是什么写文的文手所以文笔很差还请多见谅💦💦

再者虽然是西幻设定的世界观但是真的完全没有写出西幻文风甚至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真的十分抱歉qwq!!!

bug真的很多!!

我碎碎念完了!
如果没有问题就请↓↓↓

——————

        chapter 1
      

        古老的钟摇晃着它的钟摆,嘀嗒嘀嗒,响了第六十下。万物之主终于沉入地平线,仅留他的余晖笼罩大地,任由世间被染成橙和黑的颜色。

        粉发丸子头的少女坐在屋檐边俯瞰大地,嘴里的糖果与欢乐相拥,唇齿相抵,不自觉抿出一个喜悦的弧度。

        鸳鸟归巢,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却盛装打扮,奇装异服,将红和橙、绿与紫搭配成一。黑灰与白色彩向呈,南瓜灯笼里的火焰摇摇曳曳。今夜的人们不甘平静。

       是万圣节。

       少女摇晃着腿,身着午夜狂欢的礼服前倾身体跃跃欲试,身边是用来盛装糖果的南瓜篮子和点心苹果派。毕竟每个人都不会想要错过这次狂欢。

      世间昏黑冷却,人们的热情却愈发升温躁动起来,欢呼,篝火,糖果,派对!

      这是属于鬼怪的节日!

       魔女小姐可以看见——看见那些本是隐匿在黑暗里的家伙们慢慢现形于世,白的灰的,他们混迹于穿着奇异的人群中,他们享受着这种近乎疯狂的氛围,他们叫嚣着欢笑着,他们在一起狂欢!

        她亦是可以闻到风中染进的酒精味道。

        “魔女小姐,我认为您大概是忘记了今晚的工作?需要在下提醒一下么。”

       身后响起皮靴与地面摩擦的声响和男人的轻笑声,这在人群热烈的尖叫笑闹声中,不禁显得有些突兀。小乔觉得,这声音更适合与晚风做伴,而不是出现在狂欢的夜里。但她既是知道来者何人的,也没回头,只是自顾自的将目光定在广场燃烧跳动的篝火上。

       然后悄悄将眼中的落寞遮盖了下去。

       “乔当然不会忘记,我的好先生!”少女起身整理好服饰面对男人笑面如魇。“那么我想任务结束后,魔女会有机会跟亲爱的猎魔人尝尝看街边的那家苹果派吗,先生?”

        “如果我的女士是这样想的话。”全副武装的猎魔人微微俯身,隔着皮革手套牵起女孩指尖亲吻手背。那个吻随性而不过富余虔诚,比起某种礼节更像是恋人之间的情趣——虽然事实并非如此。他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干净的声线一贯懒散“愿战争女神保佑。”

       ——————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被称为猎魔人的赏金猎人。他们被雇佣或是自由狩猎,将魔物的性命收割,用战利品来换取金币。他们比一般人类更加强大,有着更为强健的体魄和生理素质,懂得简单的魔法和炼金术,就像是为战斗和厮杀而生。

        这样的猎魔人被传说成没有感情的杀戮机器,冷血、残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但小乔知道,她的猎魔人先生与那些人不同,至少,李白是会笑的,甚至有些时候——有那么一点惹人嫌弃。

        “……先生,请至少在乔占卜的时候不要捣乱好么。”小乔按照步骤将塔罗牌在面前摆好,丝毫不想理会身边将自己辛苦扎好的丸子头拆散的猎魔人。但塔罗占卜向来是需要集中精力受不得干扰的,小姑娘最终坚持不住了,鼓着腮帮向人抱怨——“结果会出错的!”
      见那人耸耸肩表示了解才再次收敛了心神,借着绘制精美的塔罗牌向星宿做出最后的请问。

       “在东南方。”小乔看着空中渐渐被蓝与黑的夜幕替换的晚霞,将占卜的结果告诉身边叼着草根看上去毫无干劲的猎魔人。

      李白闻言扯扯宽大帽沿,伸手随意揉把人头顶发丝——“还真是可靠啊婉儿。”笑着这样赞许了一声自己的搭档后,直径向魔女所指方向赶去。

       出没在万圣前夜的“隐魔”是以偷取节日糖果为乐的鬼怪,它们拿走人们家中准备好发给敲门讨糖孩子们的糖果后,缩在暗处等待家主发不出糖的尴尬时刻。

       由于往年这样的事件严重影响了节日的欢愉氛围,今年小镇的领导人做出对策,打算在万圣前夕来临之前向猎魔人们发出求助——狩猎隐魔保护好人们的糖果之后将会重金酬谢。
       

       “酬金是多少啊?”小乔使用魔法隐去俩人身形缩在李白旁边待命,抵不住好奇心又冒了个脑袋瞅瞅猎魔人如此发问。那人没说话冲她比了个手势,小乔一愣,即下便反应了过来“这么少…?”

        “不然你给我钱买面包么。”李白压低了声音捏捏人脸,被人不满地回了小拳头一阵捶打“人要知足,我可不想万圣节的带着一个小丫头挨饿。”小乔刚想嘟囔些什么便被李白捂了嘴,刚想挣扎又是转念一想,这大概是隐魔现身了才让猎魔人有此动作吧。

       小姑娘自然是机灵的,扭头便发现了远处草丛边一团渐渐显出形状的黑色鬼怪。也不待人提醒,当机立断使出风系魔法将那诡影困住。下一秒,手起刀落,身旁猎魔人顷刻之间便已赶到将其毙命,低头拿靴子抵了抵那一团尸体,虽还带着温度但无误已经动弹不得了。

        “第一只。”

        小乔眨眨眼,轻快地两三步跟了过去,全然没被面前溅到墙角的血迹所振动。倒不如说,她觉得刚才她家先生将目标一刀毙命的姿态很洒脱利落,以至于现在满心都是那猎魔人的帅气身姿。

        若不是先生总是嗜酒如命,怎会攒不起钱。

        小乔对此总是抱怨的,但也着实认清了自己这辈子是没法说服先生戒酒的。她看着猎魔人将隐魔尸体整理打包,讷讷想大不了就这样陪着人一起慢慢狩猎,总归不会饿死。毕竟除此之外,她也没有什么奢求的了。

       入神的小姑娘自然不会发现身边的风是否发生了什么变化,直到李白拉着她护到身后,魔女才反应过来周身的风流动得有多么诡异。那些风是乱的,从一边流到另一边,又突然转了向。就像是一把石子撒进水里时的波纹,毫无章法可言。

        “…先生小心,我们大概是被隐魔包围了。”

        “是啊…对方数量有点多啊。”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隐魔,难道这种鬼怪会集体行动吗?小乔下意识捏紧了手中的法杖,试图在混乱的气流中找到一丝匣口,但对手的数量出奇意料地多,几乎快要把两人困禁在这里。小乔抿紧唇试图动用风的力量强行破开一条道路解困,却被身边人按下了刚抬起的手腕。

        “我来,对方好像没有恶意。”她抬头看到李白对自己笑笑,安抚性地揉了揉团子发髻后收起手里的剑,冲着面前气流紊乱的空地开口:“伙计,有事找人,总得先现身吧?”
       

        那些隐魔仿佛是听得懂李白所说一般,停下了在他们周身的窜动——至少,小乔清楚地发觉气流迅速平稳了下来。
        

         “我可爱的实验品不见了,先生知道他去哪儿了吗?”男人干净的声线接着李白的话茬在“空无一人”的长椅旁响起,两人闻声望过去,看到长发黑衣的男人如鬼魅一般显现成形,脸上表情模糊不清。

        李白笑“我可不知道隐魔还能成精化为人形?”

        那人跟着他一起笑了笑,并没有在意“在下只是一介魔法使,平时无事养点隐魔做研究。今天万圣前夕打算带着实验品们出来散散步,但是好像一不留神少了一只,先生有看到过它么?”

         “如果你说的是这一只的话,很抱歉,我看它不太听话就替你管教了下他。”李白侧身让那人可以看到身后装着隐魔尸体的袋子,依旧没精打采的,丝毫没有感到抱歉的样子。

        黑衣人盯着那一动不动的袋子看了一会儿不显喜怒,末了笑了笑,将目光一转“算了,反正今天出来,碰到了更令我感兴趣的事情。”他的视线直落落地避过李白,看向了身材娇小的粉发魔女。漆黑的眸子带着笑意。

        “冒昧请问小姐姓氏。”

        “…乔姓。”

        小乔不喜欢他的眼神,就像是混进了碎玻璃和砂砾的墨水那样,让人感到不舒服。她往李白身后缩了缩,放弃一直以来待人礼貌的魔女礼仪。

        “你跟我认识一个人长得很像。”那个黑衣人说。

        “……!”

        李白安抚性地看向小乔,他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身后女孩因为人那句话的颤动。他很明白这是因为什么,所以只是背过手去牵住小姑娘的手,指腹轻蹭人掌心。

        “我可没听说过,乔家曾与什么饲养鬼怪的巫师有过联系?”

        黑衣人淡淡笑着“只是私人交情罢了。”他并不在意两人的反应和甚至可以说是敌视的态度,继续对小乔说道:“如果乔小姐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乔家的事情。不过今天时间不早,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能请小姐什么时候喝杯茶?”

        小乔沉默了会儿,露半个脑袋出来怯怯地看着人,依旧抿紧着唇一言不发。

        那人也不恼,笑盈盈地行了个绅士礼,权当做魔女小姐是答应了“后天傍晚街角的那家咖啡店,我会在那儿等候乔小姐的光临。当然,如果改变主意不来的话也请便。”

        “那么时候不早,在下先行告退,祝愿各位万圣前夕愉快。”

     

        再尽兴的狂欢也有结束的时候,小镇街道上的南瓜灯被收回屋内,空气渐渐染上了冰的温度。树上的猫头鹰低声发出吟鸣,现在才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夜晚。

       小乔散了发,蜷着身子窝在沙发上愣愣地看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壁炉里燃烧着的木头劈啪作响,伴着摇晃的钟摆仿佛在催人安寝。

        “唔…”什么东西敲打鼻尖的触感让女孩儿不禁轻叫出声,回过神才发现,那是一根波板糖。

       俯身在沙发椅背上的猎魔人捏着手里那根波板糖转了转,低沉的声音仿佛耳语“想去就去呗,在纠结什么。”

       “……”小乔张张嘴没发出声响,片刻后才低声回应了一句“…没什么”。接着又抿了唇,收回目光低垂着眸,木讷讷地不知想些什么东西去了。李白见人如此,也不去打扰她,只是自顾地趴在沙发背上轻轻拨弄人长发。

        静谧的时光总是流逝得很慢,像是林间的一汪泉水,沉静得让李白差点趴在沙发边睡了过去。

       “…我决定了,我要去。”少女坚定的声音让李白清醒了不少,他懒洋洋地舒展了一下身体,声音带上星点笑意“决定了吗。”

       “恩!”小乔冲他笑了笑,顺手接过人在自己面前晃晃的波板糖,笑得仿佛清晨朝阳那般明媚“毕竟是老家的事情,即便现在已经脱离干系了,但或多或少,我也想要了解一下。”

       李白轻笑,伸手随意揉乱小姑娘发顶发现她一反往常地没有生气,不禁得寸进尺地捏了脸。

        “魔女小姐,收了在下的糖果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小乔眨眨眼睛露出更大的笑容——

       “Trick or Treat!”

       

“那天,我失去了自己的头颅和四肢,紧接着,没有躯干的男人出现了。”

是一个表情小练习……
动作有参考。

发出不会修图的声音